習以為常——安東尼・葛姆雷「視界 香港」

【文:何阿嵐/攝:Oak Taylor-Smith】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是甚麼讓英國雕塑家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如此著迷探索空間這抽象的概念?他為TED所做的演講中,曾說過一個故事——小時候,他被迫在狹小、悶熱又幽閉的房間內午睡,卻慢慢地在那裡發現了另一片天地:閉上眼,想像出一個越來越大和清涼的空間,他甚至愛上了處身在那地方的時光。「空間」,除指出了一個實在的、有形的空間外,更可以是每個人的身體,甚至內心一片未知的風景。葛姆雷向來透過雕塑來連接這實體與想像的空間,他藉今次在香港的展覽,表示「希望透過『視界 香港』鼓勵香港重新思索,引領大家以一個更廣泛的角度去思考人性及我們身處的地方。」

從外到內又回到外 

葛姆雷的作品以各種工業物料塑造,並以自己的身體作為模組製作出大大小小的雕塑,他其中一個最有名的作品《另一個地方》(Another Place),以100個大小相同但姿態各異的人型雕塑滿佈利物浦的Crosby海灘上,一同面朝大海。「這些雕塑是我身體的複製品,它們指的是某個人的身體在某個特定時間的形態:這代表著任何一個有主觀能動性的人的某個瞬間,這個瞬間包含在一個更大的人類空間內。」受佛教中「內觀」這一種修行方法的影響,葛姆雷尋求在作品裡觀照自身,探討內心的世界,但身體有其限制,他於此透過雕塑作為想像物,打破固有概念,重塑感知的時間,連結身體與空間的關係,在互相影響下讓觀眾進入了不一樣的狀態。就好像我們走入教堂時,透過建築內的結構和氣氛,感受到當中的神聖感。「我想要重新審視這一被稱作『身體』的未知領域被人類意識所佔據的意義。我想要將身體看做是一個可存在的空間,而不是一個已知的物體。」

站在邊緣的界線

自2007年起,「Event Horizon」項目先後到倫敦、紐約、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市舉行。今次在香港展出合共三十一件人型雕像,四件在地面,其餘二十七件置身在中環方圓一英里內不同的大廈和公共空間之上:每一件雕塑也靜止不動,空洞的眼神,以同樣直立的姿態,站在每座大廈最高的位置,彷似整個中環也被它們凝視著。早在展覽開始前已有商廈退出計劃的消息,只因擔心觀眾會憶起該商廈曾發生過跳樓慘案。「這身體會如何應對來自外界的騷擾,在我看來,是件非常非常有趣的事。」而事實上這一種反應,不單在香港,在其他地方亦曾發生,在紐約展出期間就有市民因為雕塑的位置,令他們聯想到911,為逃避大樓倒塌,在求助無門下,只好選擇跳下來的人。將《另一個地方》和《視界》系列作比較,更能清楚看到藝術家嘗試刻畫出人類生活所能觸及的界線,只要再過多一點,人就會和土地「分離」,更因恐懼(跳海/跳樓),從而產生危機感。故此我們更需要了解,那些打電話投訴、報警的人,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看到一個人形物在天台上站立,他們的反應已無關藝術水平多寡,而是觸發出他們生活上的危機感和同情心,這顯然更達到了藝術家的目的。

能讓「公共藝術」成為事件嗎? 

「視界 香港」號稱全港最大型的公共藝術項目,但是否將藝術品放在城市街道內,就能顯示其「公共」的一面?當中的「公共」所指的又是甚麼?我們以葛姆雷的舊作《一及其他》(one and other)來作對照。這個為期100天,在倫敦的Trafalgar廣場上發生的作品,找來了2400名群眾參與,葛姆雷在作品中並沒有創作任何雕塑,只提供了一個舞台和相關概念,參與者反而成為他的「雕塑品」。這些「活雕塑」自行決定他們在舞台上想做的事,每一位限時一小時,舞台位置原是威廉四世的銅像。該展出,不單製造出一種情境,還有每個個體背後的不同故事和想法,讓參與者投入其中,更模糊了藝術家、參與者與藝術品三者的關係。反觀「視界 香港」已有相當大的限制,其作品身處的位置,本身亦影響了觀眾的參與度——官方有意將多件作品的位置隱藏,由參與者自行探索,或在無意間發現它們。但除此之外,在沒有更好的藝術討論和宣傳之下,藝術品和觀眾如何能發生關係?若標榜它為最大型公共藝術項目,那麼,雨傘運動爆發出來的一系列公共藝術作品,不是更大型、更具自發性,且參與人數之多也更勝任何作品?由官方對公共藝術帶來的狹義的理解,是否代表了那次爆發不能被官方所認可?

不過習慣而已 

在欠缺討論的情況下,加上其外型不討好,在這裡生活的人相信很快便會對其失去興趣。葛姆雷對於空間的探索,理應得到港人的共鳴,特別是在不知不覺間,港人都投放著大量人生時間來換取空間(譬如買樓)。然而,因為最終也敵不過這城市的習以為常,就像其他公共藝術的項目那樣,在為期六個月的展出過後,在這城市裡將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縱使它們曾經存在,也終將靜靜地離開。 

 

 

Antony Gormley  小檔案

英國藝術家Antony Gormley曾在英國及世界各地舉辦展覽,包括佛羅倫斯的Forte di Belvedere(2015)、伯爾尼的Zentrum Paul Klee美術館(2014)、位於巴西里約熱內盧、巴西利亞和聖保羅的巴西銀行文化中心(2012)、漢堡Deichtorhallen(2012)、聖彼得堡埃爾米塔日博物館(2011)、奧地利布雷根茲藝術館(2010)、倫敦 Hayward Gallery(2007)、瑞典馬爾莫美術館(1993)和丹麥漢勒貝克路易斯安那現代藝術博物館(1989)。其永久展出的公共展品包括位於英國蓋茨黑德的《北方天使》、位於英國克 羅斯比海灘的《另一個地方》、位於澳洲巴拉德湖的《澳洲境内》 和位於荷蘭萊利斯塔德的《曝光》。

Antony Gormley曾獲獎項包括1994 年榮獲泰納獎(Turner Prize)、1999年榮獲英國倫敦南岸視覺藝術獎(South Bank Prize for Visual Art)、2007年伯恩‧哈德海利格爾雕塑獎(Bernhard Heiliger Award for Sculpture)、2012年Obayashi 獎、以及2013年高松宮殿下紀念世界文化獎(Praemium Imperiale)。他獲頒授英帝國官佐勳章,並名列2014 年授勳名單中及獲授予騎士爵位。他自2003年起亦為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的榮譽會員、劍橋大學榮譽博士、劍橋大學三一學院及耶穌學院院士。

Antony Gormley於 1950 年生於倫敦。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