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飯自然香》讓觀眾細味六十年代的香港生活

【文:何俊輝/圖:香港話劇團/攝:Wing Hei】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陳敢權編導的香港話劇團重演劇《有飯自然香》,故事發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

因大陸政局、社會動盪而從海路偷渡來港的男主角阿標(邱廷輝飾)渾身濕透兼身無分文,幸遇上與女僕松好(郭靜雯飾)齊走難到港、兼肯替他寫信寄返鄉間的千金小姐秀姑(黄慧慈飾)。這種在當時不論貧富拚命湧到香港的流徙潮看來頗像或會於途中喪命的敍利亞難民,而現今為求生活出路離鄉别井的中國(華)人仍相當多,只不過無論是從鄉間到城市打工的內地人、移居到香港的內地人還是移居到內、外地的港人,均可從合法途徑申請,毋須再冒生命危險。

然香飯店店主然叔(周志輝飾,前中)與麻包雄(王維飾,前左)捉拿偷飯吃的阿標,秀姑(黃慧慈飾,後左)與松好(郭靜雯飾,後右)出手相助,幫阿標支付飯錢。

 

劇中主線之一,是阿標(邱廷輝飾)加入了某電器公司推銷當時屬新產品的電飯煲,他推銷時不像王維飾的麻包雄般只著重賺大錢,而是真心和竭盡所能去改善原產自日本、但港人試用後大受設計缺陷困擾的電飯煲,務求令不敢購買及對日本貨仇恨的廣大市民(那時相距香港淪陷只有約二十年,仇恨日本的港人仍多)能破除成見並產生購買衝動,這份賺錢之餘還實幹地針對民意民情解決問題的「我為人人」心態,於現今社會仍大有人在,只不過人數比例上應不及鄰里關係緊密、沒有地產霸權的六十年代香港。

阿標鑽研完美電飯煲的熱血過程,於《有飯自然香》前至中段是跟大量瑣碎的生活細節融合起來,從阿標與其表姐(陳煦莉飾)及眾街坊的相處可見許多現已消失的六十年代社會特色,如千金小姐與妹仔(女僕)的感情可以親如姊妹並確用「姊」、「妹」相稱;人們習慣煮飯用明火,兩個人可窮得為一碗飯打架,而電飯煲就可成為結婚厚禮;劇中既有人把家中的電線駁到街燈取電,也有人寧願把錢塞進牆壁的暗格而不信任銀行存款……等奇趣事已經是七十年代出生的筆者聞所未聞,至於從對白聽到一碗白飯賣兩毫半(义燒飯五亳),以及「我唔得閒孖你癲」等具六十年代粤語特色的說話與「茶瓜送飯,好人有限」等似乎已失傳的俗/俚語,加上「仔女生得多咪唔值錢,咪賣來賣去」等反映當時民生狀況和倫理、道德觀的台詞,均能滿足六十年代及之前出生的人的懷舊情懷,亦令六十年代之後出生的人認識到那時代的民間歷史。

狗頭(劉守正飾,前排右)與杜炳(陳嬌飾,前排左)單戀馬姐(張紫琪飾,前排中)。

《有飯自然香》中至後段的戲份大幅減少瑣碎的生活細節描寫,集中把具戲味劇力的情節凝聚在另一條鮮明的主線上,那就是麻包雄因賭博與走水貨欠下巨債,為免連累然叔 (周志輝飾) 經營的「然香飯店」受追債者破壞,麻包雄竟把其年幼兒子明仔賣給一個富裕家庭,而他自己則躲藏起來。眾伙計、街坊到劇末才得知然叔與麻包雄一直隱瞞著父子關係(這也是在六十年代社會和粤語片不時發生的),他們立即替明仔的母親娥姐籌錢以把孩子贖回。而籌錢時的無私與群策群力正跟不向鄰居打招呼、各家自掃門前雪的現今社會大相逕庭,既教人看得感動又值得現今的人作為榜樣,而後來麻包雄返回「然香飯店」求父、妻原諒,父、妻肯接納他改過,則見六十年代的親情、夫妻情或其他感情大多是長久的,人與人之間較懂得和解、解決問題之道,不像社交網絡世代般可輕易把任何感情移除。

劇中每個角色均有鮮明的個性、形象設計和演繹風格,邱廷輝演活了阿標——一個盡責、有良心、有毅力的熱血年輕人;王維令麻包雄像極一個急功近利、自以為聰明(實質不設實際) 的賭徒,周志輝的然叔是一個孤寒得來又愛身邊每一個人的好長輩,黄慧慈令秀姑的善解人意、好心腸深深吸引阿標和觀眾,加上外貌與說話語氣老得難讓觀眾辨認到由誰飾演的曾師奶(看場刊才知是文瑞興),皆使台上散發濃厚的生活感,跟外貌細緻得極像六十年代民居與飯店的佈景(只是縮小了) ,以及觀眾實在地嗅到的飯香,完全融為一體。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